当前位置:主页 > 活见鬼教学反思

活见鬼教学反思

2019年04月26日 15:38

发布人:未知

    繁衍生息,是一个民族生存的根本前提。父母对子女的悉心呵护,是人性的根本体现。让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获得最基本的安全感,体现了一个社会的基本良知。当一双双罪恶的黑手伸向花季少年,当本来应该受到全社会呵护的学生屡屡受到伤害,他们又怎么能相信社会公正,怎么去相信正义的力量?我们到底能不能为下一代撑起一把安全的“保护伞”?

    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高考改变命运”喊了30年。在21世纪的今天,高考仍旧在“改变命运”,不由让人感慨万千--为什么人的命运需要通过考试制度来改变?

    “让高校既能够在学科专业建设方面苦练内功,还要面向现代化建设需求办出特色,这是新世纪新形势下打造高质量的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的必由之路。”张力说。

    梁衡:现在有一个词叫做“软实力”,是和硬实力相对而言的。软实力是指通过吸引别人,而不是强迫别人就使人接受的力;硬实力是指用强制的办法。在我们意识形态工作和宣传工作中也存在这个“硬”、“软”的问题,比如你运用权力开会,发文件,提要求,这是用硬实力;用新闻、文学、艺术手段传递信息、宣扬主张,这是软实力。事实上,任何教育灌输都有硬软之别。比如对学生教育,课堂是硬,要强制考试,课外是软;课本是硬,科普读物、思想读物是软。我曾写过一套《数理化通俗演义》,就是想区别于课本硬教材,搞一套学生自愿在课外读的软教材,增强教育的软实力。中组部党建读物出版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走近政治》、《爱国的理由》,也是一种政治软教材的尝试。

    高分作文是怎么培训出来的

    张贵峰在这个权利日益受重视的时代,照理,明确并强调一项权利应该是一件让人感到欣慰的事情,但教师“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的郑重表述,却引发笔者深思———难道批评学生,不是教育天然应有的常识性内容,也不是教师不言而喻具有的权利吗?在“科教兴国”、“振兴教育”多年之后的今天,如此天然常识、不言而喻的教育内容,还要再次专门拿出来“明确”,令人震动———在这之前,这一项竟然是有不同理解的?!

  北京大学最近公布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是个危险的高考改革方案,应该缓行。

    从长远看,对考生的加分政策,应纳入多元评价体系,即变高考加分为用多项指标对考生进行综合评价,引导学生按照自己的个性发展,而高校根据对学生的综合评价自主录取。“只有这样才能去除教育的功利倾向,回归育人的本义。”吴遵民说。

    中国先前的语文教育是十分看重教师的写作能力的。对对子、赋诗、写策论……哪一样也不能跛脚。有深厚文化传统的世家就不要说了,就是一般的耕读之家,也总是把本家族中文章写得好的人或是以文章名噪一时一地的高手,聘成为自家私塾中的西席。不论名师出高徒,还是严师出高徒,基本的要求只有一条:这个“师”必须是自家能写文章的。钱钟书的语文启蒙老师是他自小过继过去的伯父,这位伯父曾经启蒙了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他对钱钟书宽松得很,却用自己的吟诗作文潜移默化了一代“文化昆仑”。俞樾、俞陛云、俞平伯,俞家书香之火薪传不灭,靠的就是与钱家一样的让会写文章的人来教育子弟的策略。我们感叹当代人文学科方面培养不出一个大师,穷原竟委,可能正是我们的语文教育出了问题。   

    而就公示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的效果而言,以笔者之见,只能减少明显的乱收费,却无法杜绝本就不在公示之列的隐性乱收费,而后者,正是近年来教育乱收费最难治理之处。几年之前,我国政府采取“一费制”的方式,治理乱收费,可乱收费还是变着法子出现;2008年,我国城乡义务教育实现全免学费,可一边免费,一边乱收费成为新的问题。具体而言,有打着代办的旗号,收取各种费用,并通过学生或家长签名同意的方法将其“合法化”;有把择校费、借读费变捐赠的“被自愿”收费;等等。

    在中国古典文学传统里,有天下之说,有铁肩担道义之说,有与天为徒之说,崇尚的是关心社会,忧患现实。在西方现代文学的传统中,强调现代意识。现代意识也就是人类意识,以人为本,考虑的是解决人所面临的困境。所以,关注社会,关怀人生,关心精神是文学最基本的东西,也是文学的大道。

    采访中许多校长都表示,高中取消文理分科最大的障碍是高考制度,只要高考制度不变,分科就会永远存在。

    更令人感动的是,刚刚走出大地震阴影的四川人民成为反应最快的救援力量。仅仅八小时后,四川携带救援物资的第一支救援队、四川的志愿者队伍都已经出现在灾区,可以想见,对玉树人民而言,这是多么及时且巨大的精神慰藉和有效援助。

    周汝昌先生曾经指出,“从小时只接受过欧西语法观念并用来解释和要求汉语的人,将永远不会真懂得我们自已的传统诗歌的妙处。”周先生指出祖国语文三个特点特色,即汉语单音而有四声平仄;汉语的“特别组联机能”;以及“汉语中数量惊人的双字联系词语,反映了中华民族对于客观世界的深刻而高超的体察感受”,却几乎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

    第四,教育要符合以人为本的要求。学校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以“依靠人、为了人、服务人”为基本出发点,尊重学生、关爱学生、服务学生,发现和培养学生的兴趣和特长,塑造学生大爱、和谐的心灵。前两年我到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他对我说,讲和谐还要讲人的自我和谐,要使人对自己的认识符合客观实际,适应社会的要求,正确对待金钱名利,正确对待进退、正确对待荣辱,这才能和谐起来。

    大学时期,这些问题会缓解,但会出现两个极端,一是孩子彻底放松心情,开始重新审视面对青春期的众多问题,然后重新回归家庭和社会。另一方面则是经历了痛苦的青春期和高考的强压之后,彻底放纵自己,对一切采取无所谓或者是放弃的态度。

    陈维萍家中的电脑旁放着31本语文书,从一年级到高三都有,这些书全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是西安市大多数学生用教材。”陈维萍说。

  

    繁衍生息,是一个民族生存的根本前提。父母对子女的悉心呵护,是人性的根本体现。让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获得最基本的安全感,体现了一个社会的基本良知。当一双双罪恶的黑手伸向花季少年,当本来应该受到全社会呵护的学生屡屡受到伤害,他们又怎么能相信社会公正,怎么去相信正义的力量?我们到底能不能为下一代撑起一把安全的“保护伞”?

    “感恩”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本性,是一个人不可磨灭的良知,也是现代社会成功人士健康性格的表现,一个人连感恩都不知晓的人必定是拥有一颗冷酷绝情的心。在人生的道路上,随时都会产生令人动容的感恩之事。且不说家庭中的,就是日常生活中、工作中、学习中所遇之事所遇之人给予的点点滴滴的关心与帮助,都值得我们用心去记恩,铭记那无私的人性之美和不图回报的惠助之恩。感恩不仅仅是为了报恩,因为有些恩泽是我们无法回报的,有些恩情更不是等量回报就能一笔还清的,惟有用纯真的心灵去感动去铭刻去永记,才能真正对得起给你恩惠的人。

    袁振国:《教育新理念》这本书里面很系统地探讨了这个问题。书中第一篇文章讲的是创造力,其中,我指出我们的教育从根本上讲是去问题化的教育。我们上课的目的是为了使学生的问题得到解答,最终检验的标准是让学生感觉没有问题了。这样是把知识作为目标,使学生掌握知识,但是这并不是教育的真正任务。知识在教育过程中只是一个手段,教育的重要任务是要促进学生思维的发展,促进学生人格的发展。这就需要让学生不断产生新的问题,而我们的教学层面恰恰不是为了让学生不断产生问题,而是让学生已有的问题得到解决,结果导致学生慢慢地没有问题了。我在讲课时,经常举一个例子,我国著名文学家、漫画家丰子恺有一组特别意味深长的漫画:第一幅是一个人一手握了一团泥巴,另一手拿着模具,模具是小人的造型。第二幅是他把泥按到模具上,旁边有很多这样的小人。漫画的题目就是“教育”。把不同的泥弄成相同的小泥人的教育,这就是去个性化、去问题化的教育,是我们当前教育最大的问题。我认为,教育要使不同的人变得更加的不同,孔子说“因材施教”,是非常有深意的教育思想。但是,现在的教育越来越千篇一律,越来越同质化,这是不符合人的本质的,是和教育本质背道而驰的。因此,最关键的是解决教育理念的问题,对此,我没有讲太多的大道理,我只是讲故事,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地讲,最后的结论是要让学生有问题,要带着更多的、更深刻的问题走出教室。至于什么样的理念是旧的,什么样的理念是新的,把这本书看完就知道了。包括对学科的理解,对教育的理解都在其中。

  古代早有“五经六艺”之说。所谓“六艺”是指古代学校教学的六项内容——诗、礼、乐、射、御、书、数,其中“书”指的就是写字、书法。在古代,书法在官府学校和私塾被看作是一门学问、一种技能,也是读书人必须掌握的一种基本技能。

    前几年有一个6岁的孩子让我印象很深。他写了两本书,媒体广为宣传,称他为神童。我把他的书看了一下,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神童,这分明是在培养人格扭曲的人。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做节目有很多是中国名人,许多人跟我合影,想占我的便宜。”“本来我的校服还蛮干净的,没想到拿到洗衣房里去洗,越洗越脏。我看那些洗衣服的人是不想干活了,也不想要工资了。”整本日记不足两万字,但充满了自大、嫉妒、仇恨、霸气,这些思想情绪是很可怕的。更令人费解的是,媒体迎合功利主义的胃口,竟然对这样一个孩子大肆炒作。这不是在教育引导,而是对孩子们的精神毒害!

    创新教育并非只是个别大学的事。当前,不少重点大学比较重视创新教育,而部分普通高校还没有把创新能力培养,作为学校教育的基本任务。其实,一般高校甚至中专、技校都应该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创新体现在不同层面,就像一座金字塔,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发现可看成金字塔顶端;一般的技术工人也可能作出技术创新,那是金字塔的底部。需要注意的是,越是基层的创新者,社会需求越是量大面广。像毕业于技工学校的王洪军,创造出一套实用简捷的轿车车身钣金整修方法,于2007年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此方法还以他的名字来命名。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曹义孙说,学校教育与职业能力存在脱节,专业化、职业化程度偏弱、欠缺。

    作品有的晦涩难懂有的生动有趣

    如果这还是民间版的语言异化,官方版就令人不可等闲视之了。

    学习一门语言,尤其是母语,不仅仅在其认识这门语言的文字符号,还在于这样一套自成体系的符号保存了祖先对世界的认知的最精华知识,尽管先人留存的财富可以以物质的形式保存,但任何一个民族所保留的精神财富则大多以语言文字的形式留存,而书面文字就是最细致最确切的流传,因此可以说,书面语言是传承一个民族文化体系、传承传统文化最好的载体,而作为后来人学习书面语言的最佳达成就是能够用母语写出优美明晰、见解深刻的文章。这一方面表明学习者对母语的认知达到了更高的水平,一方面他也将用他的文字将母语的文化传统传承下去。高考作文作为学习母语的最终测试,也可以说是母语文化传承的最后一个堡垒,如果取消,在今天这样一个迅速变化开放的社会环境中,我们的母语将如何传承?在中学教育阶段,让每个学习母语的学子能够用书面语来写作不仅是个体的文化积累过程,同样也是为了整个民族能够有所积累。但在采访中,记者却发现,如今的语文教育依然任重道远。

    所谓不破不立,要确立自己的观点,就必须把对方的观点彻底驳倒,这样才能更有说服力。本文在批驳时就批驳得非常彻底。驳倒要反驳的观点之后,提出自己的观点,并进行深入论证,这样文章有破有立,破立结合,令人信服。

    当然,能真正理解鲁迅的毕竟是少数,甚至后几代人也不可能完全理解鲁迅。所以,钱理群先生认为,能否容忍鲁迅,是对当代以及未来中国文化发展宽容度、健康度的一个检验。总之,任何时代,只要我们还在使用汉语,只要社会还存在瑕疵,我们就需要鲁迅的声音;只要人类存在精神的虚无和彷徨,我们同样需要鲁迅的精神慰藉。

    多年前,笔者曾呼吁“恢复高考原态”,直到如今,笔者还是认为,应该把高考还原为教育内部的“升学考试”,不能演变成“社会考试”,不能将有限的社会资源,通过不合理的倚重去增加社会运行成本,不应将高考的那几天变成交通受阻、影响正常生活的“艰难时刻”,一切应当在“常态”下,实现高考环境的最优化。

    有人担心:“《纲要》会不会在发布后被束之高阁?”理由是:其一,这个《纲要》不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比如1993年的纲要,提出的目标有多少没有实现,为什么没有实现,并没有评估过。如果今天这个《纲要》同样不做阶段性评估,不做最后的盘点,不认定并追究失职者的责任,就会失去实质性的意义。其二,《纲要》回避此前教育改革遗留的重大问题,比如“普九”数百亿元欠债的偿还、高校数千亿元贷款的偿还等。

    按每位老师平均截留300元计算,茂名有1万多名教师。这笔钱,由谁保管,会不会被挪用,甚至滋生腐败。一时间,议论纷纷。

    2009年06月13日10:04 来源:扬子晚报  

    语文的落寞真实而生动。这种落寞从经济社会甚至家常日用的诸多方面都可看到端倪,无论是口语表达、还是实用写作乃至文学创作、阅读体验,均呈现出粗粝、毛糙、肆意的情形。这些年来,已经屡屡引起有识之士的担忧。从语文教材的任何改动都可能成为舆论热点,可知社会在语文问题上的敏感程度。而且,此种忧虑一旦放在全球化背景之下,则更具别样意味。事关民族自信、国家尊严、文化传承、历史接续,讨论遂成为扯不断的线团,断断续续,难理头绪。

    “我今天准备听一上午课”

    这次绩效工资改革,并非单纯地涨工资。按照《指导意见》,绩效工资分为基础性和奖励性两部分。其中,基础性绩效工资占70%,主要体现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物价水平、岗位职责等因素;另外30%作为奖励性工资,“根据考核结果,在分配中坚持多劳多得,优绩优酬,重点向一线教师、骨干教师和做出突出成绩的其他工作人员倾斜”。

    关键词:随迁子女  

    好人有好报。最终,俄罗斯队成功卫冕。德国队则收获铜牌。

    有人将高考称之为“国考”,其重要性毋须多言。在中国这样一个高等教育资源尚不充足的国家,高考必须“保证人人都有机会平等参与”。作为国家级的统一考试,程序正义是其必须坚守的价值。我们看到,为了保证高考的公平公正,教育部专门出台“五项禁令”;考场93万人监考,约6万考场实行了视频监控;教育、公安、信息等相关部门合作,查处各类涉嫌舞弊事件;考试中心对阅卷人员进行专门培训……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国考”的威望与正义。

    选拔、使用、为师:官吏思想教育的路径。封建官吏的特殊身份和角色背景,决定了对其进行思想教育的路径具有自身的特点。首先是在选拔过程中进行思想教育。中国古代社会的官吏选拔,占主导地位的有两种方式:一是察举制,一是科举制。察举制是通过他人举荐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科举制则是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无论是察举还是科举,都有个选拔标准,这个标准充分体现着统治者的意志、愿望和要求。其中不仅有能力上的要求,还有品行上的要求,而品行上最根本的要求是忠于统治者。比如汉代察举中的举孝廉就是典型的例子。孝廉是孝子和廉吏的简称,汉代统治者认为孝是“‘百行之冠,众善之始’,廉是为官之根本,民之表率。”官吏行孝在家族,可以推及在朝廷忠于君主,而廉洁既可以减少行政成本,又可以净化风气。统治者的意志、愿望、要求同样体现在科举考试的内容之中,诸如《孝经》、《论语》、《礼记》等。对官吏选拔中的教育,体现为两个过程,一是学习过程中的教育,无论是察举还是科举都要求认知德行标准,这就是一个教育过程;一是选拔过程中的教育,无论推举还是考试,当事者都要深刻领会德行标准,因而要深入接受教育。其次是在使用过程中进行思想教育。这同样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考课的标准,一是实际的奖惩。为了更好地发挥官吏的作用,必须对他们履行职责的情况进行课考。而考课标准则发挥着双重作用,一是实际考课的依据,一是对官吏进行教育的内容。考课标准就包含着德行要求,它对官吏发挥着现实的教育作用。实际考课则发挥着更为现实的思想教育作用:能够按照德行标准做事的人受到奖赏,反之则受到贬降或解职。第三是“为师”过程的思想教育。中国古代社会有“以吏为师”的传统,这有双重意蕴:其一是让官吏为民众当老师,其二是让官吏为民众做表率。“以吏为师,秦制也”。汉代要求官员以身示范为民众做表率。官吏面对民众无论是为师还是表率,都需要进行自我陶冶,这也即我们今天所说的教育者先受教育。

    不相信教育科学,甚至鄙视教育科学,这不能不说是当前我国教育界面临的深层危机之一。

    教育的本质在于完善人格、让每个人生活得更美好,而我国教育从根本上说已偏离了这一本质。概括起来,以“改变命运”、“赢在起点”、“争做第一”这三大观念为轴心组织和发展起来的教育体系,使学校成了竞技场,令学生为命运、为生存、为成功进行“厮杀”。这种教育把人简单地划分为成功者和失败者,撕裂了年轻人本应拥有的平等、同情与关爱,实在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职成所所长马树超说,目前的社会发展现状决定,今后一段时期“普通高中和中职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从这个事情中,我联想到教师培训教材存在很多问题。对于教师需要什么,我们没有好好地研究。而教师已经有的,或者不需要的,我们拼命地塞给他们。教师都有培训任务,一般的做法是主管部门点名,点过名以后教师离开了。然后领导把点名改成签名,一日一签改成一日两签或四签,但效果依然不好。原因在哪里呢?我认为根本的困难没有解决,教师培训的教材没有改革,一味地用管理的办法强迫别人来听课,这种状况是非常糟糕的。我们每年都有很多的教师培训任务,在跟教师进行讨论交流时,我感觉我上的课非常受教师欢迎。在全国各地方讲演时,多则几千人,少则几十个人,每次都很成功,大家都觉得我的教育理念不枯燥,听后有启发。对此,我觉得有必要和责任把我对教育理念的思考系统地写下来,这就是写作本书的基本过程。

    回顾

    日出,夕落,暮起,每一天都循环着同一个节奏,从不改变。我们能做的只不过是追赶朝阳,目送它坠落西山。时间就像准时的列车,一路向前,从不迁就姗姗来迟的乘客。虽然,每天清晨,窗口射进的第一束阳光总会为我们捎来崭新的86400秒。但是,上天的馈赠是有限的,我们并不知道还能收到多少份这样珍贵的礼物。如果不把握好利用它,86400秒就会瞬间化为乌有。

    作文教学理论界的研究成果不能转化成现实的作文教学实践

    坚持学校以育人为本、以学生为主体,让学校成为学生幸福成长的学习乐园。我们所倡导的主动学习的和谐教学模式与这一要求是一致的,关键是如何落实这一正确的力学思想。

    她看不到世界,偏要给盲人开创一个新的天地。她从地球的另一边来,为一群不相识的孩子而来,不企盼神迹,全凭心血付出,她带来了光。她的双眼如此明亮,健全的人也能从中找到方向。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吉水中学 版权所有

吉水中学
Copyright 2006-2014 www.jxjssz.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