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第二教育网

第二教育网

2019年04月15日 13:14

发布人:未知

    申请材料为“优秀”者可免于参加初试直接进入复试,“通过”的学生可参加初试,自主招生认定的优惠分值一般为20/30/40/50/60分,部分特别优秀的学生可获得降至一本线的录取优惠。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现在有些地方高中教育存在愈演愈烈的锦标主义思路,很多地方政府把能考上多少个清华北大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会把少数学生集中到一个学校或班级里面,冲高考上北大清华考生的人数,由此向外界展示当地基础教育的成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在调整语文教材的同时,更要改革教学方式和评价体系,消除应试思维,真正让语文教育起到教书育人的作用。

    当时,就有论者指出这种做法的弊端:“拘拘以问题为主,我却有点疑惑,这简直是开学术演讲会、教授批评会和什么问题讨论会,什么学校联合辩论会了,还说什么教授国文?文学本是一种美术,一种技能。中等学校虽不能说研究文学,然而既称中等学校模范文,当然于意思之外,还重修辞……这种不研究,反专门研究问题,——不是不要研究问题,是比较起来,不应重此而轻彼。”〔7〕实际上,当时这种做法,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既然读经不再通行,于是用新观念、新思想、新文化来充实这一空间,它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思想启蒙的诉求,即在语文教学中开启民智、培植新知,将语文学科的视野扩大到现实生活层面,让语文学科负载起思想文化重塑乃至国民改造的重任。虽然这样的“新语文”所承载的内容与旧式教育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偏重语文学科内容这一点上,其精神是基本一致的,即以一种适宜于时代的“综合”代替了另一种不适宜于时代的“综合”。

    好的教育,总是给学生更多的选择,但是学会选择却是一件艰巨的事。我们在做一件事时,主动性的掌控选择的前提是建立在对自我的清晰认知上的。对于此次给学生的自主选择,需要学生做到以下几点:

    当前,全国各地在推进过程中有许多成功的经验,但也一直伴着各种质疑与争论。所有的改革都关系到利益的调整与观念的更新,因此也必然伴有各种不同的声音。听取不同意见,权衡各种利弊,择善而从,这是教育行政的应然之义。所有的改革都意味着探索与逐步完善,因此失误也在所难免。不断在实践中反思并长善救失,这是有效行政的必然途径。(作者系江苏省教育学会副会长)

   治理“特殊类型招生”乱象,杜绝高招腐败,让人们看到了向既得利益开刀的勇气,也意味着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已从“单兵突进”步入了“全面突破”新阶段

    中国高考已成为欧洲研究中国的窗口。德国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网站6日刊发题为“高考2015年:中国的考试地狱——在改革与传统之间重新思考的第一个迹象”的调研文章,其中提到的“传统”之处有:高考仍遭到部分人诟病;学生和家长抱怨压力大;来自贫困地区,特别是农村学生仍处弱势;大城市的学生更容易获得就读一流大学的机会;而取得顶尖大学“入场券”的学生毕业时进入公务员(课程)行列或大企业的机会多。“改革”之处有:改革的既定目标是减少学生压力,以及更加公平;中国教育系统重新思考试点方案,包括英语(课程)等科目比重的重新设置;高考表现欠佳的学生也有了更多选择,如进入职业高等院校,或私立及国际院校。

    有一天,我在升旗仪式时,站在台前。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听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我突然想,我们的孩子们,是不是已经站起来了?是不是还在做奴隶?我们的教师,是不是站起来了?是不是还在跪着教书?我们是不是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

    在我国,教师退出的权力主体并不清晰。有的地方,学校校长可以直接解除聘用合同,辞退教师。如果教师不服,可以向地方教育主管部门提起申诉。有的地方,尤其是实行“县管校用”教师管理体制改革的区域,一般由学校提出不合格教师,必须经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学校无权直接辞退教师。 

    “对学校来说,入学问题可能会晚几年出现,但是教师的问题,现在就需要重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六盘水市实验小学教师吴明兰直言,不少一线教师面临的压力,不仅来自教书育人,有时还要承担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任务。同时,班级微信群等现代教育技术的使用,正不断挤压和蚕食着教师的课下时间和精力。

    最近,一则跟清华大学有关的新闻爆红网络:该校优秀在校博士生梁植拥有法律、金融、新闻传播三个专业的学历,但在参加电视节目《奇葩说》时,为毕业从事什么工作向“导师”求支招,结果被“导师”——电视节目主持人蔡康永直接按铃淘汰,更被“导师”音乐人、主持人、清华校友高晓松痛斥:“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没有胸怀天下,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多年的教育?”

    4中职教育免费政策推进

    我们想象一下:一个社会中,每个人在做自己并没有兴趣但为了养家糊口又不得不做的事,而且每件工作都是由那些并没有兴趣的人在做;在另一个社会里,每个人都选择做自己有激情的事情,而且每份工作都是由对其有兴趣的人在做。那么,这两个社会中,哪个社会的整体幸福感更高、效率和创造力也更高呢?答案显然是后者。这就是中国社会和美国社会的差别,这些差别表现在子女的学校选择、专业选择、职业选择、工作选择和婚姻对象选择上。

    今天的世界已经高度一体化了。为了让我们的后代有机会在国际竞争中更能胜出,一方面必须改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把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重点放在“做人”的通识与思辨训练上,另一方面要走出儒家名分等级秩序的文化制约,不能再把“顺从听话”机器人作为我们的楷模。

    现在是个幸福的妈妈

    马敏说,这些位居整个教育体系最末端的简陋教学点,其实就是严重制约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最后一公里”。

    有时站在楼下看学生放学,我总会劝阻一些横冲直撞地家长。一是怕“坏蛋分子”混入校内,二是怕家长提前进校园,影响其他班级上课,因为学校是错时放学,大家都进校园了,吵闹声直接影响其他尚未放学的班级托管。

    说到这里,令人不觉为中国高校定位之难生出怜惜之心:让学生误以为自己还居住在象牙塔里,一心做学问,最后缺乏动手能力,会遭遇舆论的诘难,“百无一用是书生”;让学生提前作好职业准备,从先养活自己,到最后“行行出状元”,又会遭遇“胸无大志”的批评。培养精英,被批“高高在上,眼高手低”;培养劳动者,又被批“碌碌无为,雕虫小技”。不管有多少进步,中国教育似乎总是避免不了批评之声。当前,指责中国教育几乎成了国人的“天赋人权”,不需要知识准备,不需要方法训练,信手拈来,信口开河,信马由缰,最后信不信由你。如此态度斥之为“轻浮”已然不为过,更不可能就此促成中国教育之大踏步前行。

    节日文化还具有消弭隔阂、淡化纷争,增加家庭和社会和谐的功能。我们常常遇到这样一种情景:节日里街头人们偶尔发生冲突,自己或者他人一句“大过年的,算了算了”,基本就可止息纷争。我们没有做过专门的调研,但是从自己和朋友们的感觉来看,节日里的暴力事件一定少于平常日子。所以说,看似普通的节日承载着相当多的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大而言之,可能成为“爱国”、“和谐”、“文明”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神源流的构成元素。

    昨日,在接受采访时,彭帮怀老师表示,人民教育出版社能够发致歉信,是对挑错的老师和读者的一个肯定答复。

    这就是问心无愧的教育。

    今天的教育投入,可以较快地转化为气象一新的学校、精良的装备、拥有高学历的教师,但绝无可能在不日之内转化为孩子频频得奖、中考连年丰收、高考年年有北大清华的所谓的教育质量,即使出现也必定是偶然的、不会持续的,而这些也绝非学校教育质量的全部。此刻,我想起了《管子·权修》中的一段话:“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谷振诣指出,一位教师对“授课内容”与“相关领域”的熟悉程度通常大不相同,不大可能都值同样的分数,犯了不一致的错误;对“十分熟悉、游刃有余”能区分“1、2、3、4、5”吗?犯了夸张的错误。

    准备不足的高校或将“招不到人”

    ——大连市教育局局长赵阳

    据统计,1999年后,黄冈中学再未出现过省状元,2007年后,也再未在国际奥赛上拿过奖。

    重庆晨报:尘封了四十年的小说《这边风景》去年出版了,你如何自评?

    北大考试院院长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四大名著”并不适合儿童阅读。《水浒传》满是打家劫舍,《三国演义》中充斥了阴谋诡计,《西游记》里蕴涵着浓重的佛教色彩,《红楼梦》大讲“色空幻灭”。

    在知识更新和继续教育方面,农村教师培训机会少、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滞后。其中,教学点教师参加校外培训的机会,远少于非教学点教师,而且绝大部分农村教学点教师主要是参加乡镇和县级培训,极少有机会参加省级或国家级培训。虽然农村一些教学点己配备了教育信息化设备,但因缺乏必要的维护老化严重,导致在投影仪、多媒体等新兴教学媒介使用方面,教学点教师远低于非教学点教师。

    这一点在《弟子规》中体现的非常好。比如:出必告,反必面。这句话的直接意思是:孩子在出门的时候,最起码要告诉父母一声,与父母打个招呼;在回来的时候,也要面禀父母,我回来了,让父母知道。这就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标准。把行为规范告诉孩子,这是大人的责任,大人要做好。

    文艺突出 曾为北大台大交流营召集人

    每个人都希望有所成就,所以选择入校学习,然后去干一番事业。人类从事一项事业可能有几个途径:当外界环境相对确定,利用人类已经积累的知识就可以实现目标,此时需要学习知识。但当不确定性比较高时,简单运用知识已不足以解决问题,例如,现在的房地产,是买还是卖。这种决策不仅需要知识,还需要价值判断、综合分析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等。如果再进一步,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不确定和模糊,人们看不透未来。如果再走向极端,面临的环境高度不确定、复杂、模糊和快变,怎么办?此时,只能相机行事,为了生存和应对挑战不仅需要知识,还需要能力、素养和智慧。

    此外,可以从材料触及的表演艺术家、剧作家以及两者辩证统一角度的共三个角度确定立意。如以文化话题,可以确定如下立意:

    作家周国平的遭遇则更令人啼笑皆非。在上海图书馆建馆60周年馆庆的专题讲座上,周国平讲到,有一次朋友的孩子拿出他写的文章《面对苦难》,要他按中学语文考卷的要求进行“阅读分析”。结果,周国平只得了69分。他笑言,“朋友的孩子不禁嘲笑我说,‘看来你比我还要差,我还得了71分呢’”。

    让学生更有智慧,是大学价值的真正所在

    试验结果表明,基于成绩的增加值百分位的激励奖金方案,是目前最适合中国农村学校实际的教师绩效工资方案。也就是说,教师如果想获得更高的工资绩效,班级内不论是那些预期成绩进步空间更大的学困生和后进生,还是中等生或优等生,都会比较好地得到教师的关注。

    规定要求,从2015年高考开始,各级教育考试机构需根据残疾考生的残疾情况和需要,为残疾人考生提供合理便利,其中包括提供盲文试卷,免除外语听力考试,允许佩戴助听器、人工耳蜗或使用轮椅、拐杖、特殊桌椅,延长考试时间等。

    “高中阶段在省级及以上公开发行的相关刊物上发表作品、论文。”今年,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针对文科考生开列了这样的自主招生条件。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高三学生在备考之余,开始想方设法发文章,“凑够”自主招生条件。而几乎无一例外,“凑条件”都是家长向相关期刊购买版面,费用根据期刊等级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光明日报》5月4日)

    15年前,我就见过高考“体育特长生”加分作假的现象。当时有一批学生通过“无线电测向”比赛获得加分资格,其中一位由于该项目成绩“特别优异”而获得“高水平运动员”的资格,竟加了50分,被名校录取。

    在我看来,强调教育让人民满意,不仅表现出了把教育当作一般服务性行业的危险思想倾向,而且从具体执行来看,也似乎忽略了人民的内涵,只是选择性的让人民满意。

    很多人说,这位风风火火的女校长创造了奇迹。

    郭永超:

    但是安金鹏的母亲坚决不同意,她将家里唯一的一头毛驴卖了,给孩子交了学费。孩子在中学是全校唯一一个连素菜也吃不起、连肥皂也用不起的人。照理说,这样的孩子能取得一点成绩全靠他自己了吧?结果,看了节目才知道,虽然安金鹏的母亲初中都没毕业,但是她却让孩子上小学之前就把四则运算做得滚瓜烂熟。仅此一点,又有几个大学毕业生父母能做到呢?

    6月7日中午11:30,随着高考语文科目结束,当年高考作文题正式揭晓。

    他们是信高考的,因为那仍旧是通向个人成功和改变家庭命运的最好通道,甚至在他们心中,那是唯一的。这种信压迫着他们,可能连自己都不敢完全相信,只得去信“神”。很多事情不能也无需用理性来解释,只要他们相信就够了。

    因为涉及对孩子的个性以及适应力的培养,中国人有一个说法叫“三岁看老”,所以对于“终身竞争力”的培养实际上应该从幼儿园时期开始抓起,当然,这种培养和“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功利型培养不同,而是家长通过耐心和有计划、有层次的家庭教育和以身作则,逐渐培养孩子积极乐观的个性特点以及由个性培养所带来的“附加成果”——宽厚的气度、百折不挠的勇气、积极协作参与的群体精神、乐观开朗的精神面貌等等。

    《项链》讨论:人物 、精神、进取、诚信、忍耐

    “四有”中的“三有”,都指向教师人格魅力、道德精神素养。这启示我们,好老师的第一品格是对理想的追求、道德的坚守、仁爱的拥抱。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教师的理解从“圣人”跌到“俗人”,把教师岗位等同于一般性的谋生职业。其结果,教师道德的自我期许也和社会其他领域一样,不断降低,甚至越过底线。近年来,“范跑跑”少了,但一些把教学当娱乐、把学校当秀场甚至师生互殴的事件,仍时有所闻。这一方面是部分家长、学生不把教师当教师,引发家校、师生关系不协调,另一方面也是教师群体在道德标尺上滑坡造成的某种反弹。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吉水中学 版权所有

吉水中学
Copyright 2006-2014 www.jxjssz.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