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济南大学成教学院

济南大学成教学院

2019年04月17日 15:54

发布人:未知

    唔......

    2009年,要求改革高考的呼声仍不绝于耳,各种版本的民间改革方案也纷纷出笼,据说,正在起草的《中长期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也在制定高考改革方案。看来,新一轮的高考改革又将启程,在此,有必要提醒改革的设计者和决策者,好好总结历史上的经验和教训,不要反复折腾。比如,今年全社会都在讨论“高中是否应该取消文理分科”,事实上,在推行“3+大综合+1”高考模式的时候,广东和河南都取消了文理分科,但最终没能成功。个中原因,社会大众可以不探寻,但改革者必须深究。

    近日,北京一著名高校负责南方某省招生的教师给家人回电话说:“招到个第一名,总算完成了任务!”许多知名度很高的大学也“屈尊纳贤”,为把第一名揽到自己麾下,高校之间相互竞争,开出“专业任选”、“学费全免”、“出国联合培养”等诸多优惠条件。这对第一名们当然是好事儿,那么,高校的动机何在?主要是用于对外炫耀,以抬高自身身价。能招到第一名固然体现了学校实力,其实,招不到第一名的高校未必就差,提高社会美誉度,高校关键还要多练“内功”,扎扎实实将学校办好。

    ——胡适方法。读书的方法,有两个条件:叫一精,二博。一精。从前有“读书三到”的读书法,实在是很好的;不过觉得“三到”有点不够,应该有“四到”,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眼到,是个个字都要认得。书是集字而成的,要是不能认清,就无所谓读书,也不必求学。口到,前人所谓口到,是把一篇能烂熟地背出来。现在虽然没有人提倡背书,但我们如果遇到诗歌以及有精彩的文章,总要背下来。心到,是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手到:标点分段、查参考书、做札记。二博,就是什么书都读。所谓“开卷有益”。为什么要博呢?第一,博是为参考。比如我们要读《诗经》,最好先去看一看北大的《歌谣周刊》,便觉《诗经》容易懂。倘先去研究一点社会学、文字学、音韵学、考古学等等以后,去看《诗经》,就比前更懂得多了。倘若研究一点文字学、校勘学、伦理学、心理学、数学、光学以后去看墨子,就能全明白了。大家知道,达尔文研究生物演进的状态的时候,费了三十多年光阴,积了许多材料,但是总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偶然读那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便大悟起来了,了解了那生物演化的原则。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书,无论什么书都要读,往往一本极平常的书中,埋伏着一个很大的暗示。书读得多,则参考资料多,看一本书,就有许多暗示从书外来。第二,博是为做人。像旗杆似的孤零零地只有一技之艺的人固然不好,但是什么都能说、然而什么都说不精的人也不好,仿佛是一张纸,看去虽大,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我们理想中的读书人是又精又博,像金字塔那样,又大、又高、又尖。为学当如埃及塔,要既能博大又能高尖。

    周:无论我们的年龄有多大,有多小,

    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雷加富说,我小时候,教师都是楷模,在学生的眼里老师永远都是对的。现在的学生对教师的敬畏少多了。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前几天,《蜡笔小新》的作者、日本漫画家臼井仪人登山遇难,很多国人表达了深切的怀念之情。《蜡笔小新》之所以在很多成年人中引起强烈共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从小的教育充满了说教和灌输,要求孩子成为既定秩序和权威的遵守者,我们缺乏培养其个性的试验精神。而《蜡笔小新》正是反抗这些东西的,小新这个口无遮拦、行事无所顾忌的个性小孩的形象,引发众多国人的喜爱,小时候被压抑的人性在动画片中得到了表达与释放。

    其实,人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就在不久前召开的政协云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取消初中毕业生升学统一考试就成为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不少委员对此表示担忧。

    而更有讽刺意味的是,“校长推荐制”方案发布的当天,北大校长周其凤在某论坛上表示,素质考量要全面,一个高考状元的素质不一定比一个农村孩子的素质高,农村孩子“更知道尊重别人,更能吃苦”。可是周校长并不能解答,哪个农村孩子会因为“尊重别人、能吃苦”得到中学校长的推荐,周校长更不能解答,公子和才子,中学校长会推荐谁上北大。公子和才子,北大又更想录取谁呢?

   (6)其余情况授课, =1.0.

    这道诏书情理并茂,浅显流畅,读来不由佩服刘邦的文笔,也是“孝道”的代表作。

    教育,不妨从“一二三四五”做起

    9.春江花月夜张若虚

    “教无定法”——提高无止境;“课有定则”——底线有保障

    甦 sū

    俞敏洪:我认为对民间力量办学还应该加大鼓励力度,纲要中也确实提出了这一点,关键不在于政策不对,而是执行的过程中变味了,甚至以各种理由不执行。比如纲要中提倡公立学校和民间力量合作办学,公立学校是应该有一些资源让民间力量共同使用,但操作起来可能会有偏差,所以还应该有细则出台。

    中国农业大学是我国现代高等农业教育的发源地,有着光荣的历史和优良的传统。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业大学认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以服务“三农”为宗旨,着力提高办学水平,培养了一大批农业科技和管理人才,取得了一大批重要科研成果,在我国农业教育、科研以及技术推广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希望同志们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秉承“解民生之多艰,育天下之英才”的校训,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农业大学步伐,为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在教育规划纲要的各个部分都有重要阐述,在第二部分发展任务中得到集中表述。”在3月1日教育部的新闻发布会上,专家们表示,教育规划纲要在基础教育领域努力回应了人民群众对一些问题的关切。   

    “但高考作文主要考察的是语言组织应用能力,考生没有必要这样运用文字。”柯汉琳并不主张考生们这样做,因为“当完全可以用现代文字表达时,并没有必要使用古文字”。“只能是这位考生的心态比较特别,有冒险的成分在其中,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引起某些方面的关注,或特别展示自己的才华,但其实是没必要的。”

    “我省还将进一步健全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保障每一位贫困学生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建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少年关爱和服务体系,加强对这些孩子的教育管理;大力扶持特殊教育,确保残疾儿童入学率达到98%以上。”有关负责人表示。

    正是基于此,当前尤其应该倡导的是语文教育的民族化。

    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李明洁“声援”徐默凡。他指出,过度关注文学作品,学生基础语言能力的训练往往成为“被遗忘的角落”,这对学生的整体语文能力将有“釜底抽薪”之虞。

    教育部就汉字调整方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9天后,曾发布消息称“67%民众意见支持汉字调整”,但是在各大网站进行的调查中,网友反对的声音接近9成。显然,官方数据与网上调查数据截然不同。据报道,教育部于8月22日发布消息称,“在过去的9天中,通过信函等方式,大众已对《通用规范汉字表》提出了近1500条建议和意见。其中67%赞成,认为字形调整是必然的;反对的只有6%。”有网友对教育部发布的赞成数据预言称:“67%将成为下一个网络流行语。” 在一家网站进行的在线调查中,反对的网友超过了八成;另一家知名网站发起的投票中,35万网友中有九成投了反对票。同时,一些语言文字专家也对此表示反对。

    实事求是,繁简之取缔不始于共产党,然而此党推波助澜,把理想主义时期的假大空策略,通过强硬实施而令简体字变成妖魔。近代中国的文字简体实验,可追前到上世纪20年代的《减少汉字笔划的提议》。到了1935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教育部颁布《第一批简化字表》,就收录简化字324个。到了新中国年代,正式大规模的简化,则始于1956年通过的《汉字简化方案》——但其实,真正常用的简体字,就那么二千多个。共产党在执政初期,动用了很多不必要的手段试图以符号的重新建构,来营造一个全新世代的来临。拆的东西,许多是为了政治目的而非现实必要。譬如北京 旧城墙,又或者简化文字,勉强借用摧毁传统来实现新时代的虚荣与进步的符号化。但实情是,经过50多年,文盲没有因为简化文字便于学习而消灭,中国文字传统遗传在文化中的优雅气质却更早不保。当台湾 的诚品书店这两天完成北京上海 考察嚷着要到内地开店之时,大家期待的,可会是大量高质的繁体印刷品从此可进入中国?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1949年建国以后,叶老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兼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社长,他一方面肩负全国教育改革的主要任务,一方面仍以极大的精力领导中小学教材的改革和建设。叶老的领导是具体的,不限于制定方针和原则,而且深入到一字一句之中。“文革”前17年间,人教社出版的一代又一代各种教材,那初稿集合起来真要“汗牛充栋”,其中绝大部分是经叶老亲自审阅和修改的,语文教材更是一字一句一个标点都凝结着叶老的心血。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教育部召开教材会议,编写各种新教材,这时叶老年事已高。不再担任人教社领导工作。但仍十分关心新教材的编写,并给予热情指导。人教社编写语文课文,一些重大问题经常向叶老请教,一些新选时课文总要请叶老审阅。叶老有问必答,而且说得详细具体,循循善诱。叶老领导教材的编写,始终是从革新着眼的,他总是充分肯定教材建设的成绩,又总是引导编辑看到不足,不懈地走革新的路子。

  国家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课题组曾对国内14个地区168所中小学的2292名教师进行了抽样检测,结果表明,52.23%的中小学教师存在心理问题。其中32.18%的教师属于“轻度心理障碍”,16.56%的教师属于“中度心理障碍”,2.49%的教师已构成“心理疾病”。这突出表现在躯体化、强迫症、忧郁、敌对、恐怖六个因子的均分明显高于常规。近年来,媒体频频披露诸如在学生脸上刺字,用火钳烫伤学生,用小刀割破学生手指,当众扒掉学生的裤子,用语言挖苦讽刺学生等个别中小学教师体罚、虐待学生的事件,引起舆论界的广泛关注。一些有识之士对校园暴力事件发出感慨: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他们的心理健康直接关系到学生的心理健康,影响到下一代接班人的成长,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身心健康的教师,就谈不上教育的进步。否则,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将是心理不健康的学生,因此,关注教师的心理健康-刻不容缓,为教师心理减负势在必行。

    《富春山居图》险葬火海

    ——打破教师归学校所有的制度。我们鼓励优秀教师去薄弱校,但是仅有鼓励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在小学、初中、高中各层面的教育中,教师的待遇应该保证可以在任何学校都能持平,否则谈均衡发展是没有意义的。“收入和待遇不能保证拉平,就会造成教师在不同学校收入的不同。”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吕明凯告诉记者:“必须打破教师归学校所有的制度,否则无论是农村教师与城镇教师之间的交流还是优质校与薄弱校之间的教师帮扶都是走过场,最终优秀的教师资源还是会流向经济效益好的、教学质量高的学校。”无论教师还是学生家长,人们的普遍观点是优秀学校要比普通学校好,优秀学校的教师水平就要比普通学校的水平高,甚至优秀学校的领导也要比一般学校的领导水平高。

    广东版不会减少其作品

  我觉得现在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又想起了鲁迅,他曾经说过,中国的改革常常遇到三种情况,我理解就是“三部曲”。刚开始提出改革的时候,你会受到权力的压制,习惯势力的抵制,举步维艰。到压不住的时候,就纷纷改变态度与策略,变成支持改革了,突然之间,改革就成为了一种潮流,一种时尚。但在鲁迅看来,这时候恰恰就孕育着危机了。我理解鲁迅讲的这个危机,就是指一种理念与倡导,一旦成为时髦,变成一种时尚的时候,就可能会变形、变质,在潮流之下,就必然会产生许多新问题,甚至会发生某种混乱。因为改革就是实验,实验不可能每步都考虑得这么周到,必然会有些问题,产生你意想不到的弊端。这时候可能会出现第三步的曲折,就会有人打着“纠偏”的旗号来反攻倒算,重走回头路,鲁迅用一句很形象的话说,叫做“改革一两,反动十斤”,那是很可怕的。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是什么呢?第一步大概已经走过来了,中学语文改革已经成为潮流了,全中国大概没有一个人会说我反对改革,而且都自称是中国语文教育改革的支持者。但是,在热闹之中就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问题,甚至发生了某种混乱。如果我们不能正视,搞不好就会出问题,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你看我,从高中开始学英语,大学学,硕士学,博士学,花了我多少精力!你说中国人怎么做得出高科技的研究成果?我这几天就教训我手下的几位女学生,问她们在干什么,看不到人影,一天到晚考这样、考那样的,到美国去干什么?在国内要干的事多着呢!你整天考英语,美国人连报个名都要收你们的钱,日本人也是如此,中国学生到日本去要交手续费,到日本留学是为日本人打工,好不容易挣点钱交了学费,读完博士在日本的公司就职当劳动力,挣了一笔钱后要回国了就买了家电,把钱全给了日本人。你们都没有注意这件事,这里面都是经济问题。这就是素质教育到底是什么。”

    带着“好奇心”,从“怀想天空”走到了今天的“品味时尚”:江苏作文题从“虚”走到“实”,从“想象”走到“现实”。

    在进行绩效工资改革以前的结构工资拉大了不同学校间教师收入的差距。收入高的学校凝聚着一批高水平的老师,高水平老师就带出一批高水平学生,这样的学校升学率肯定比其他学校高,久而久之更加拉大了学校之间的差距。随着工资结构的改革将带动教师的流动促进教育均衡。

    为适应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适应国内外发展的新形势、适应人民群众对教育的新期盼,2008年8月底,我国启动面向2020年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制定工作,并成立了由温家宝总理任组长的领导小组。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在动员各方面力量开展广泛深入调研的同时,通过专设邮箱、教育部门户网站设专区、组织网民座谈会、广泛发动媒体参与等多种形式,采取开放式办法,广纳群言、广集众智,反复论证,数十次易稿,形成了纲要初稿。为了进一步听取意见,温家宝总理决定邀请各方面代表到中南海座谈。

    其次,第一代语文名师以语文课堂教学结构的改革为重点,将自己对课堂教学目标、过程、方法的整体理解外化为课堂教学结构的安排、程序的预设乃至模式的构建。论及第一代语文名师,不能不提及那些建基于教学实践的教学程式,“几步几式”的模式总结成为20世纪80年代中小学语文教研的表述套路,似乎谁都想立一个山头,扯一面大旗。然而,大浪陶沙之后,真正在教学第一线那里引起反应的“教学程式”多属名师或名校所提。如上海育才中学创造的“八字教学法”(“八字”即“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江西南昌二中特级教师潘凤湘总结的“八步教学法”,钱梦龙提出的“三主四式语文导读法”,魏书生总结的“课堂教学六步法”等,不一而足。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

    课文并不复杂,显然是想通过陈毅探母这件事,体现孩子对母亲的孝道,以及母子之间浓厚的亲情,让小学生懂得尊重长辈的道理。

    一是教材味。试题注重“重视课本、回归教材”,加大了从课本中取材的分量,更加紧密地贴近了学生课内的学习生活。全卷直接间接涉及到课文17 篇,试题7个,分值32分。

    我并不是说,凡是早远的年代或人物,其人文素质便是必然的好,新时代的新知识、新科技、新观念,前人就没有。但所谓人文素质,不完全是学问高低,所谓宗法教育,深深影响某一人或某一群人的行为、举止、谈吐、魅力,甚至相貌。然而“素质”无可量化,难以指陈,它是时代、阶级、文化、家教等等在一个人、一代人身上的总和。我甚至感叹于老照片中的临刑罪犯,也比今日的罪犯更见气质。

    前一段时间,正好是全国各高校的艺术自主招考。笔者碰到一位家长,她的女儿考艺术有一科专业课分数出奇的低。专业课是他最擅长的,结果分数最低。这位家长穷追不舍终于知道原来是有人顶替了自己的女儿。并且接到了恐吓电话,威胁她说,告到教育部也没用。这位家长去理论的时候遭到了殴打。上级主管部门像踢皮球一样把她踢来踢去,搪塞她,说要去查,但始终不见行动。

    作为证据而言,我们没有办法说清楚,它一定是完全造假。

    职业教育的隐忧还体现在招生混乱上,国家监管力度不够。湖北郧县某中学学生曾表示,不少职业学校为抢生源,搞有偿招生,招一名学生就给学生所在中学几百元“好处费”。有的地方甚至采取“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只允许学生在县辖区内的职业中专就读。有的地方还用行政手段,给学校下达“指标任务”,完不成任务的实行“考评一票否决”。“这样的职业教育真发人深思。国家应当在职业教育的规范、监督、管理上下工夫,不要把巨大的投入白白浪费了!”

    “在中小学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这种淘汰和选拔体制,本身并没有产生什么智力的增量,只是一种所谓高分好学生的转移,充其量只是‘丢卒保车’而已。”王晋堂对记者说。

    在很久以后,现实已经将我们的理想主义淹没在浩瀚大海之中时,我们忘却了小时候那个饱含希望、至少还有理想的自己。或许有一天,我们一再的回头,发现我们一无所有、一无所获,甚至我们所走过的路都是出奇的相似。面对十二年寒窗苦读和四年大学时光,面对那代表着光荣的大学文凭,走在永远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扪心一问,我的理想呢?还有我那牛逼的梦想呢?

    记者:最近有一句话很流行,教育是一个民族对未来的自我定义。

    孙绍振认为,游戏情境作文教学只是锻炼写作的一种因素,真正要提高作文水平是许多条件的协从作用。

    设想,如果有一天,某只兔子遭受了雷击,是不是别的兔子都要在身上装置避雷针?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吉水中学 版权所有

吉水中学
Copyright 2006-2014 www.jxjssz.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