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未来的作文

关于未来的作文

2019年04月02日 23:55

发布人:未知

    功利主义:浮躁浅薄,急功近利。

    验:读书教育的组织与评价

    就这样,可怜我们孩子的思想幼苗被掐断了。

    至此,“统一考试、分省命题,多元录取”的高考招生考试格局已初步形成。

    在过去的10多年里,艺考成为很多人“曲线救国”实现大学梦的捷径,很多学生甚至不惜放弃高二、高三的文化课学习,不惜大把大把“烧钱”,辗转多地参加艺考。数据显示,从2003年至2014年,全国艺考生人数由3.2万猛增至100万,增加了30多倍,与此同时,全国设置艺术类专业的高校从597所增至1679所。

    国外舆论的确在透过高考看中国的变与不变,但对于中国教育改革特别是高校改革,很多人仍有更大的期待。格雷是一家英国报社的记者,曾驻中国4年,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学生很聪明,甚至“早熟”,当面对高考命题作文时,很多考生会为高分套路化地写一篇没有多少真心话的漂亮文章,其实那未必体现考生的真实思考。有的日本媒体还渲染中国高考的残酷性,如日本《新潮周刊》称“中国高考是自杀者屡见不鲜的最残酷考试”。文章援引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富坂聪的话说,中国高考是世界上最残酷的考试,因为中国有着浓厚的“科举”传统,而且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家长对孩子期望值非常高。另一学者高口康太说,中国高考考生数量是日本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者的18倍,竞争异常残酷。他认为,中国教育还没有摆脱超强度的“填鸭式”教育,导致“学生认为除了学习其他事都不重要”。这种现象与中国社会氛围密切相关,中国好一点的单位,都要求求职者拥有大学学历甚至名校学历,在这样的氛围下,素质教育对当前的中国来说,还是不切实际的设想。

    持续3年的学业水平考试是否会增加学生负担?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负责人表示,对学生来说,除了计入高考总成绩的学科外,其它学科考试合格即可。现行高考科目是统一规定的,有的科目学生不擅长但又必须考。改革后,计入高考成绩的3个科目可由学生自主选择,扬长避短。此外,现行高考是将高一、高二学习的内容一直带到高三“算总账”,3年中各门考试科目一直处于备考过程中,且毕业时集中考6门,考试门数多、强度大。改革后,与高校招生录取挂钩的学业水平考试安排在3年中完成,每门课程学完即考,可以分散备考门数,缩短备考持续时间,减轻一次性考试带来的心理压力。

    从北京、上海等12个一二线城市今年的体育中考方案和评分标准看,只有少数城市较为严格地以“国家标准”作为体育中考标准,大多数城市执行的标准是对“国家标准”的适当放宽,个别城市执行的标准已经与“国家标准”相差甚远。

    我希望,我死了以后,我的墓碑写着:这里埋着一个尊重常识的人。(助理:“咦,不是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么”)以前是,现在改了。

    青年总归是不够聪明的。或者说,倘若青年太精明、太老练,也就不足以称之为青年了。正是这份不够“聪明”才让青年们永远是前行直面,或是走出一条前人不曾想过之新路,或是勘破一段万不可行之歧途。李大钊曾这样歌颂青年:“青年之文明,奋斗之文明也,与境遇奋斗,与时代奋斗,与经验奋斗。故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青年是胜利的前驱,亦是试错的先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是时代的功臣——只要青年依旧如青年一样生活,就总会于时代有所贡献而不致辜负。反倒是如果青年们全部谨小慎微,精打细算,玲珑八面而终有所成,才更让人忧虑,因为一个没有青年的时代,远比一个没有失败的时代更加可怕、可悲而无望。

    叶匡政老师表示,语文教育的核心应是价值观的教育,他希望作文题目能更有社会性,引发学生对社会事件的思考,体现教育者对学生价值观取向的期待。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直言,目前语文课堂教学充斥“假”元素,脱离了本真。语文要做好最基本的“听说读写”,培养学生自然、健康的表达习惯。

    当然,每一个改革、每一项善政,都会面临不同利益群体各怀心思的仔细打量。外来务工人员或会失意于很多城市异地高考仍设有不低的门槛,而有的市民则会担忧并不宽裕的教育资源和城市有限的承载能力。但如果把视角拉开、把眼光放远,就会发现,异地高考改革,将从两个层面促动城市长远利益。

    “自由教师”是最近网友热议的一个话题。在当前教师待遇相对较低的情况下,一些教师不甘心被束缚,自发到体制外求发展。有的人认为,这部分教师主要是为了钱的目的离开体制,有的人怀疑这会扰乱教育秩序,认为要限制甚至取缔。

    这位20年前“带着一卷行李和一本《红楼梦》,从渤海之滨只身来到燕山脚下”的官员,辞职演说中引用、化用了大量的古诗词,来抒发自己愤懑和不甘。

    我想说,就业是民生之本,我们还提出来,要以创业带动就业。党中央、国务院对就业工作一直非常重视,你看,总理的工作报告每年不仅讲就业,而且一定要讲人数,讲到百万,比如说去年1300万。而且特别重视大学生的就业和创业工作。每年国务院都会召开专门会议,每年都会印发专门文件,进行精心部署。应当说,在各部门、各地方、各高校的共同努力下,大学生就业创业总体态势良好,初次就业率连续13年保持在70%以上,创业人数逐年增加,明显增长。[16:25]

    青年总归是不够聪明的。或者说,倘若青年太精明、太老练,也就不足以称之为青年了。正是这份不够“聪明”才让青年们永远是前行直面,或是走出一条前人不曾想过之新路,或是勘破一段万不可行之歧途。李大钊曾这样歌颂青年:“青年之文明,奋斗之文明也,与境遇奋斗,与时代奋斗,与经验奋斗。故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青年是胜利的前驱,亦是试错的先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是时代的功臣——只要青年依旧如青年一样生活,就总会于时代有所贡献而不致辜负。反倒是如果青年们全部谨小慎微,精打细算,玲珑八面而终有所成,才更让人忧虑,因为一个没有青年的时代,远比一个没有失败的时代更加可怕、可悲而无望。

    2012年,REAP研究团队又对我国西部两省近300所农村小学进行了一次专项调研。结果表明,虽然国家2009年出台了《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但被调研的学校中,有46%的农村小学尚未实施教师绩效工资;当时的多数实施方案并未真正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实际上很难起到改善学生学业表现的作用。

    北京市教育考试院表示,2014年北京高考数学的命题思路是,考查注重学生终身发展所需要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基本思想,对数学基础的覆盖面要宽泛,不出偏题、怪题,不出现奥数类题目,避免增加学生负担。命题原则主要考查学生分析解决综合问题的能力,规避只能靠技巧求解的竞赛类的试题。

    昨日公布的《语文学科改进意见》中,首次对语文教学如何提升学生听说读写能力进行全面说明,提倡在运用中学习语文,并要求重视汉字书写、书法、楹联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的学习。

    第二招,让孩子有自选课题的权利。

    由于《意见》中表示,从2017年开始全国都将开始高考综合改革,即在高考中实施语文、数学、外语3门学科全国统考,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学科任选3科的考试成绩。因此不少教育领域的从业者以及专家都认为,今后高中很可能将采用“走班制”进行教学。

    “在我写《皮皮鲁外传》时,发现每天钢笔水都是满的,原来是父亲每天深夜悄悄给我的钢笔灌水。”郑渊洁说,这个贴心的举动让他坚定,一定要用孝顺回报父母,并在生活中用一点一滴的小事来实践。

    三、十大名师“特色语文”内涵解读

    鼓励更多民间资本不以营利为目的进入教育领域

    数据显示,“阅读型”家庭子女成绩优秀的比例更高。闲暇时父母经常“读书看报”的家庭中,其子女成绩优秀的比例为31.31%,高于“看电视、玩电脑、手机”(27.43%)和“朋友聚会、打牌娱乐”(24.90%)等家庭。

    给部分学生加分,是否打破了“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规则,造成了高考不公平?这里有一个如何理解“公平”的问题。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是一种基础性公平,所以高考成绩仍然是高校录取的最主要依据。但同时它只是一种形式层面的公平。由于考生的地域、城乡、社会阶层、教育资源等方面的差异,每一个考生站在高考面前本身就是不平等的,在政策上进行力所能及的“差异补偿”,这是追求更深层面的“公平”,所以有了给弱势群体适当加分、实施“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和“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这样的举措。而作为教育选拔考试,高考录取更深层面的公平应体现在“人尽其才”、“唯才是举”上,特别是对那些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优秀学生,应当有相应的政策支持,使他们能被选拔出来。我们必须把高考“公平”的价值追求与高考选拔人才、引导素质教育的功能统筹考虑。我们要追求公平,但不要固守那种没有效率的公平。实践证明,把高考作为高校录取的唯一依据,“一考定终身”、“唯分录取”不利于高校选拔人才,不利于引导素质教育,一味强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形式公平并不可取。

    这样的教育、这样的结果是我们要的吗?当年我们追求分数、琴棋书画、那么多才干,最后走向芮成钢这个道路,那我们就要思考了,教育的问题出在哪里?

    而通过北京大学“筑梦计划”入学的学生,北大将参照“博雅计划”给予优先推荐进入国家“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和北京大学相关学科专业的拔尖人才培养项目、优先推荐参加科研活动、优先推荐参加赴海外知名大学交流交换项目等政策。

    张紫豪:觉得很难,并且我也和很多老师沟通过,他们也觉得现在越来越难,但是我个人觉得还是有必要的,因为毕竟这个行业现在人越来越多,就通过这种方式来更好的优化这些人员,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学会思考”,说起来非常容易,但是你知道那些源于思考的重要发现吗?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忘记历史就会在灵魂上生病。然而,确有人得了健忘症,确有人的灵魂已经生病:比如,日本右翼分子始终在遇难者“30万”这一数字上大做文章,以此为突破口否认南京大屠杀;又如,日本篡改教科书,声称“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最大谎言”……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绝不容许否认历史和任意篡改!

    一般来说,体制内的教师不会为找不到学生而没有书教,也不会有自己的创业平台。从教师职业状态来说,一些缺少生存动力支撑的“体制内老师”对资源会视而不见,教研动力没有“自由教师”高。而在体制外的教师看来,这些都成了敬畏、珍惜、感恩与服务。从经济利益来说,体制内的教师工资没有办法得到大幅增长,收入往往不能与教师的直接投入和创造直接挂钩。同时,体制内的教师专业道路不是由教师个体决定的,不是按照教师生命个体的专业成长节奏来进行定向和发展的。体制内“觉醒的老师”绽放快,也容易最先受到压制。与之相比,体制外“觉醒的老师”则比较从容淡定,有自由度,自我发展导向意识强烈。

    拓展补充渠道:让乡村教师下得去

    网络上流传的这封信里写道:“尊敬的老师,高速公路对我而言,也只是电视上、报纸上和书本上的事。我走过的路只有乡间小道,最好的路也只是镇里的马路……第一次听到高速公路这个词语后,我曾经幻想有一天,我能够带着父亲一起走在那样的路上,宽阔平坦。但截止到现在,截止到我写这封信,我仍然没有目睹过‘她’的芳容……父亲,一个一辈子只和土地打交道的质朴农民,他怎么会有车呢?当然,他有车,那个爷爷手里就有的架子车。”

    她和丈夫均毕业于复旦大学[微博],是一路挤着高考独木桥走过来的,原本打定主意让儿子也挤一挤这个独木桥,锻炼一下。但现在她有了新想法,“教育部门一直在强调新高考的平衡性、公正性,错是没错,但我们担心过分强调‘非差异化’,对尖子生没好处,等级性考试怕是很难拉开尖子生和普通学生之间的差距”。

    在北京大学就读时,江伟丽获得明德奖学金。2006年作为交换学生公派新加坡留学(课程),2008年3月代表北京大学参加在奥地利举行的世界大学生法律比赛,取得优异成绩。她是北京大学法学院辩论比赛冠军,并且作为法学院辩论队主力,参加北京大学各种辩论会,取得优异成绩。2008年获得“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和“北京市优秀毕业生”荣誉称号。

    小学生眼中的“智慧”

  在今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的评选中,黑龙江省铁力市工农乡中心校兰河教学点教师仲威平光荣当选。仲老师默默无闻、尽职尽守,带给了我们一连串令人震撼的数字:在“一人一校”的状况下,一干就是20多年,为了不让孩子们失学,他每天骑车近20公里,往返在乡间小路上,走过了近10万公里的“送学路”,骑坏了4辆自行车。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乡村教师,正是因为有了他的这份“独自坚守”,给乡村孩子带去了一份希望。在今天的广大乡村地区,像仲威平这样“独自坚守”的乡村教师还有许许多多,是他们撑起了中国乡村教育的一片天地。

    北京市中考改革的思路和方向已经明确,但深化中考改革的任务依然艰巨。一方面,建立健全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将初中毕业考试和高中招生考试“两考合一”,有待积极推进;另一方面,解决中考所存在的“唯分数”问题,需要探索建立基于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招生录取机制。但是,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如何更科学、更客观、更公正,高中招生录取结合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如何更具操作性,是各地共同面临的一个难题,有待积极探索。

    各地命题水平不一,有的缺乏新意,容易被套作,有的题意不清,难以下手

    教育首先是人的教育

    至于那笔“巨额”的下乡补贴,不仅这位老师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参加座谈的其他老师也没有拿到。后来当地承认:这份补贴是计划中的,还没有实施。

    刘岚补充,如今的高考越来越注重基础知识和技能的培养,讲求回归课本。考试难度的降低,会更均衡化。“但与此同时区分度降低,学生间差距也 会拉不开,给择优造成了很大困难。”她认为,这会给做题细心、答题规范,甚至字好的学生带来一定好处,“但这样的考试会不会让社会失去一批本该选出的精英 呢?这都是我们担忧的问题”。

    另一方面,我国中小学关注的是学生知识教育,凡是有利于知识教育的做法,都在学校畅通无阻,哪怕这些做法被学生称为“很变态”。在知识教育第一的办学目标指引下,诸多对学生人格、身心发展有用的教育,比如生活教育、体育教育、心理教育,都因可能挤占学生的知识教育时间而被边缘化,而像男女生交往可能出现早恋现象、分散学习精力等问题,学校自然高度防范。

    因为专制主义的本质是“不把人当人”,而是当成机器或机器中的零件,当成工具,当成特权者为达到目的,为他们效力的后备军。

    据悉,2014年秋季新入学的浙、沪高一年级学生已经开始实施试点,到2017年,改革将全面推进,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要成功,先发疯,下定决心往前冲!”这些分明是在教育学生,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就看其高考的成败。如考取北大、清华等名校,就意味着你成功了,名和利都有了,否则你就是人生的失败者。这样的名利观与真正的成才观相去甚远,它全然不顾其他的人才评价标准,只取高考成绩这唯一的标准,给学生造成了极大误导。

    近年来,随着文化建设的逐步推进,文化投入大幅度增加,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呈现快速发展的良好势头。然而,在某些地方,文化发展的理念、建设、管理等还存在诸多误区,地方政府大兴土木,急于求成,通过上大项目来展示文化政绩,并且互相之间盲目攀比,这些已悄然成风。一个人口不足13万的西部县城,竟异想天开,计划投入6.5亿元,开发五大景区,并在县城周边的山体上安装2700余盏霓虹灯,用以打造“月光之城”。更有甚者,有的地方政府官员为追求文化政绩,制造轰动效果,挖空心思,斥以巨资,兴建“西门庆主题公园”——把早已被社会公德唾弃的反面人物也拉来当作文化政绩工程的幌子,这就已经不仅是铺张浪费,更是愚昧无知了。

    快乐的性情来自于哪儿?首先来自家长,家长是一个快乐型的、积极向上的,这种性情必然影响孩子。从我工作的学校见到这样的家长太多了,孩子一脸阳光,一看家长也是这样;有的孩子对什么都是一肚子不满,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家长往往就是就那种性情灰色的人。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吉水中学 版权所有

吉水中学
Copyright 2006-2014 www.jxjssz.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