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济南的冬天阅读题

济南的冬天阅读题

2019年04月26日 15:35

发布人:未知

    我曾经在北大的时候听过一个大学生演讲,他其中有非常豪迈的一句话,他说今天我玩命地学英语是为了将来全世界玩命地学中文。其实话可以这么说,但是事实是当如果有一天全世界汉语和对中文的重视越来越高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自己的母语自己说起来已经磕磕绊绊了,这才真正地让人担心,我觉得语文不是一个学科、一个语文的问题,中国几千年前的文化,因为我们并不是宗教做依托,儒世道各种东西全夹杂在故事、语言各种当中。因此,在语文里头有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比如说在这一篇课文里,可能有我们中国人重视的这一点,在那里头有我们重视的那一点,最后通过整体的语文形成了一个中国人。但是现在我们对它已经不重视了,因此我们现在要重新说要建核心价值观,其实语文的日渐衰微,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现在我们很多人相当困惑,找不着北,心中没有信仰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教科书是国民教育的基础,其编撰是一个社会自我认知的投射,也是这个社会文化主张的表征。

    我个人认为,一名语文教师想要敏锐地挖掘出教学“点”,需要理论指导与实践相结合:一方面可以通过阅读大师、专家的专业著作提升自身的理论学养;另一方面要学会让自己独立地细读文本,用语文的心灵和眼睛去挖掘出语文的“点”,当然这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我在这里推荐几本书给语文老师们:王尚文《走近语文教学之门》、《语感论》(上海教育出版社);曹明海《语文陶冶性教学论》(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潘新和《语文:表现与存在》(福建人民出版社);孙绍振的《名著导读》、《名作细读》。

   近来,报纸、电视、广播等大众传媒相继推出《经典中国》、《永远的丰碑》、《时代先锋》、《红色旅游》等系列栏目,掀起了“红色经典”宣传热潮。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著名散文家梁衡一直从事“红色经典”的写作,他的作品《觅渡,觅渡,渡何处?》、《红毛线 蓝毛线》、《大无大有周恩来》及《觅渡》、《走近政治》等文集赢得了广大读者的衷心喜爱,当属“红色经典”作品中的“经典”。日前,担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的梁衡接受了记者专访。

    (1)正确使用标点符号

    美国梦的核心是“自我重塑”,“你的过去并不预定你的未来”。这与中国的“书中自有黄金屋”、“教育改变命运”等传统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美国的“自我重塑”途径和方式很多,并非只有上大学一种。以其教育的多元化、国际化、灵活性,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机会均等,有助于培育富有人文关怀、公民精神的年轻一代,有助于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

    总之,具体采用哪种咨询方式,考生和家长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加以选择,并事先做好“功课”。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我在离家不远的湘南小镇念高中,是本村同龄孩子中为数不多的两个高中生之一。当时上高中,比现在上大学难得多。从小学到初中,我都是优秀学生,一直是村里同龄孩子的榜样。村里人都盼我这个“秀才”能考上大学,为今后改变落后的家乡面貌出点力。

    今年暑假,许多中学都开办了初三和高三补习班。这些补习班还打上了“家长委员会”的名义,有的让学生写保证书。

    朱小蔓:说到反思,就不得不提到应试教育。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在华东基层调研时发现有那么一批校长和教师已经意识到应试的危机,开始发展各具特色的素质教育。1993年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发展报告纲要》,提出中国的教育要由片面追求升学率转向全面实施素质教育。

    4 你喜欢打乒乓球吗?知道乒乓球有哪些打法?

    针对每一项改革措施,他时常提醒大家要保持清醒:我们的教育仍然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提出的新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仍然面临着许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

   当人们还没有从山西王家岭矿难中平静下来,又传来青海玉树县14日发生7.1级地震的噩耗,人们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卢志文:这句话的完整表述应该是“教学有法,但无定法,重在得法,贵创新法”。单独抽取出“教无定法”这一句话,会有很强的误导性。就像练习书法,“写无定法”这句话本身并不错,但一个初学者如果简单地理解“写无定法”,便会误入歧途。

    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草案明确规定,全国人大代表名额,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口数,按照每一代表所代表的城乡人口数相同的原则,以及保证各地区、各民族、各方面都有适当数量代表的要求进行分配。同时草案对地方人大代表的选举也作了类似规定。选举法的这一修正,有利于更好地保证城乡人民享有平等的选举权,进一步调动全体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统筹城乡发展和促进社会和谐。 这是10月27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近日,国内的民间教育智囊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了一份“民间版”的高考改革方案,这份方案汇集了众多教育界专家学者以及一线老师的智慧。其改革的基本思路被概括为“统一考试,分层多轨,自主招生,多次录取,公平公正”。

    高考改革怎样做更公平,当前急需做的绝不是否定考试的问题,把学业水平测试和学生综合评价计入高考总分参与高考录取,无疑是对高考公正性的一次颠覆和挑战,无疑为某些不正之风大开了方便之门,这正是某些人想了多年想打开而一直未能打开的,而现在竟至打着激进的改革旗号打开了,还说什么某某国一直就是这样,高考一直很公平,从没人质疑。试问,某某国的文化背景和我们一样吗?某某国的公务员腐败层度监督管理也和我们一样吗?某某国的教师总是大胆接受学生家长的请客送礼吗?还有一些傻乎乎的学生也在为这一改革叫好,以为这次多少能减点负了,事实上,考试负担一点也没减,经济负担倒有可能加重了,某些人手中有了点小权,可这权不是白用的,这是国家教育部、省教育厅对咱的信任,使用起来多少得付出点代价。

    孙绍振:看到一则材料以后要有一个直觉,这个直觉调动我们经验中最强的一个方面。比如说这是一个证明真理的过程,这当然是很不错的,而且也有很大的可写性。第一印象和第一念头出现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个非常精彩的念头,但很可能这是个大家都能感觉到的念头。你要去写作文的话,实际上面临着一个挑战。这个挑战是对自我的挑战、对智慧的挑战。如果要参加考试的话,你的目的不是写得越多越好,而是写得比别人更好。如果你碰到一个题目很难,你不要怕,如果很容易,你不要开心。为什么?因为人家也会像你一样感到很难或者很容易,所以你心里必须仔细分析,这个论点、这个论题、这个感觉是不是很有特点?是不是我的长处?是不是写出来的时候比别人好一点?你一定要有一个新点子,比别人更出颓一点:看一看我内心储存的这方面东西多不多?如果你分析能力、抽象能力不是很强,那你要回避一下,我来写心理:写托比的老婆怎么想,这样就回避了短处。所以这个思路打开不仅仅为了打开,同时是寻找自己的展强点而回避自己弱点。其次,有了这念头以后,你可能又感到可写的东西不多,这时候你要调动自己的体验。比如说我讲到托比的立场,托比这个家伙,那你调动和你平时有来往的同学、亲戚、朋友,包括自己的家长、师长,那些有个性的人,他们和托比这家伙就是在一根绳上吊死,不管怎么样就一路干下去,九头牛拉不回头。对这样一个悲剧的性格,要你调动经验,调动记忆,把你这十几年生活里印象最生动的东西调动到你文章里来,这样才会有东西可写。第三个更重要的是你要会想象。你想象他会怎么想,你想象柏拉图会怎么样。因为,你的经验不过是种子,通过想象,这种子才会开花。

    就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加入中国式英语的“扫除大军”时,却又有外国人站出来为中国式英语打抱不平。原来,在经历了最初的迷惑与误会后,不少外国人包括众多来自英语国家的人都被中国式英语特有的幽默所吸引。

    絮叨:“程门立雪”还是“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虚虚实实都是都可以展示一番,比的是谁的文笔水平高,记叙与议论齐飞,唯美共朴实一色。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路上充满回忆

    多年来,在中小学教师全员培训中,师德被放在了首要位置。1998年,有关部门开始评选“全国师德标兵”,至今已经有数百人获得了这一光荣称号,还先后举办四届全国师德论坛。各地各学校也都积极行动起来,复旦大学从2004年起举办“研究生心目中的好导师”评选活动,中国农业大学各二级学院均建立师德建设领导小组……

    10多年前,知道一个写毛笔字画中国画的汪国真。后来知道许多名山大川都有他的题字。

    在不同的轨道上,他们心心相印;在相同的追求中,他们携手向前。乐观、顽强,一次次逼退苦难,一次次与病魔对峙,与20世纪的风风雨雨相比,他们强硬得就像海明威笔下的老渔翁。“生也有涯,学无止境”,在一幅法书作品中,任继愈写道,正是在这无涯的学海中,他首次提出“儒教是具有中国民族形式的宗教”,从而打破了国内外思想界认为“中国古代无宗教”的普遍观念。“学问不问有用无用,只问精不精”,季羡林曾这样答问。“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他如此形容自己的苦苦求索、精益求精的漫长学术岁月。正是在这精进的求索中,季羡林将人类文化分为四个体系:中国文化体系,印度文化体系,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体系,自古希腊、罗马至今的欧美文化体系,而前三者共同组成东方文化体系,后一者为西方文化体系。

    2009年,要求改革高考的呼声仍不绝于耳,各种版本的民间改革方案也纷纷出笼,据说,正在起草的《中长期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也在制定高考改革方案。看来,新一轮的高考改革又将启程,在此,有必要提醒改革的设计者和决策者,好好总结历史上的经验和教训,不要反复折腾。比如,今年全社会都在讨论“高中是否应该取消文理分科”,事实上,在推行“3+大综合+1”高考模式的时候,广东和河南都取消了文理分科,但最终没能成功。个中原因,社会大众可以不探寻,但改革者必须深究。

    二、梨花体

    全家8人做教师的在校师范生罗莎:先从“培养优秀教师”开始吧。

    “教育过程参与机会公平”要求学校和教师不论在课堂教学中,还是在课外活动中,抑或在班级管理中,都不要把有助于学生成长与发展的机会(课堂表达的机会、与教师互动的机会、担任管理角色的机会、组织活动的机会、代表集体的机会等)长期地或过多地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而应将这些机会公平地给予所有学生。学校是一种教育与学习的空间,班级是一种教育与学习的组织,课堂教学、课外活动及班级管理都是教育与学习性的活动。在这里,主要的旨趣不应是校方与教师对于教育教学活动的“组织的需要”、“管理的便利”,而应是学生的“成长的需要”、“发展的可能”。而实现这一旨趣的关键,便在于为学生提供各种各样的参与机会,不是只为哪一个学生或哪一群学生,而是为所有学生。

    高中阶段课文内容应引导学生探索自身以外的世界,引导他们找到奋斗目标和探索未知的精神。

    当前必须重新恢复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定位,而不是一味地无限地夸大人文性的改造语文学科的功用,以之为“灵丹妙药”;否则语文教学就会走进死胡同。无限夸大语文的人文性特征,扩张语文学科的势力范围,将思想的、生命的、生活的、政治的、制度的种种思想精神层面的内容,将思想品德课、体育与健康教育课和综合实践活动课的内容,一律纳入语文的系统,全部指望我们语文学科来承担其责任和义务,我觉得既不切合实际,也背离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和目标。这是把语文当成了思想教化的工具,当成学生学习的百科全书,这便与文革时期视语文为政治的附庸如出一辙了,甚至还比之更加“发扬光大”。我觉得这种囊括一切、包打天下的狂热之举恐怖尤甚。这是为语文学科和语文老师添加镣铐和枷锁。这是一些喜好标新立异却又不很懂得语文学科定位的人的故弄玄虚之举,于语文学科的建设有百害而无一利,是自毁语文的恶作剧。  

    高考加分造假

    收听广播咨询。由北京市教委、北京教育考试院、北京新闻广播和北京考试报联合举办的“2010北京高招大型直播咨询”活动已启动。4月份,全市本科招生高校和部分外地在京招生高校以及部分港澳高校的招生办负责人将走进直播间,详解2010年最新招生政策,指导考生合理选择专业,科学填报志愿。

    总之,无论“课程”是新是旧,只要我们的教法是常变常新的,只要我们的思想是创新的,我们就能真正把课程教“新”!只有提高我们的自身素质,才能真正实现素质教育!现在的学生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是开拓未来的先锋和主力,而培养这些生力军和主力的就是教师和管理教育的教育部门。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科技的发展,科技的发展要求教育的发展,而教育要发展,前方还有漫漫长路!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作为教育者,我们会遇到种种困难和困惑,但我们不能怨天尤人,方法和出路需要我们自己去找。要对未来负责,我们必须认真考虑今后要走的每一步,让我们一路走好!

    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 彭长城这样评价她:

    (一)作文题

    现在这些都可以不谈了,对新生活的期待与探索已经冲淡了那一些不必再提及的过去。我不喜欢“状元”这个叫法,有些陈旧迂腐的味道。但也很感激这个名号,因为它为我的家人和我的学校带来了许多的愉悦。因为这个“状元”的称号,我得到了太多的关注。

    分析这些现象,宏观层面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二元冲突,中观层面是行政教育体制和学校运行体制的矛盾,微观层面是课程标准导向应该怎么做,是方法重要还是知识本身重要、要能力还是要分数之间的矛盾。这些让办教育者感觉无奈。

    贵在独创

    14。散文及杂文创作

    中国教师报:寻找文本的关联性在语文教学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我个人认为,一名语文教师想要敏锐地挖掘出教学“点”,需要理论指导与实践相结合:一方面可以通过阅读大师、专家的专业著作提升自身的理论学养;另一方面要学会让自己独立地细读文本,用语文的心灵和眼睛去挖掘出语文的“点”,当然这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我在这里推荐几本书给语文老师们:王尚文《走近语文教学之门》、《语感论》(上海教育出版社);曹明海《语文陶冶性教学论》(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潘新和《语文:表现与存在》(福建人民出版社);孙绍振的《名著导读》、《名作细读》。

    创新本不神秘,当创新教育真正普及之时,那些看起来平凡的现象正好反映了创新教育的大成效。那时,我们会发现,学生在课堂上会随时发问,师生互动的情景变得平常;教师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因为非如此难以适应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学科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因为创造性的思维从不受界限束缚;大学招生自主权越来越大,因为考试成绩不再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大学不再崇尚统一教材和精品教材,因为那些框框可能限制创造性思维;学生创新团队不再需要学校组织,因为学生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创新欲望;中学生不必一味追求读大学,因为不同层面的学校都可以提供创新教育,拥有创新技能的大专生、中专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语文教学不但要把知识传授给学生,同时肩负育人的重任,以真善美来熏陶学生,感染学生,让学生学会生活,学会创作。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网络技术的日益提高,为了更新教学观念,改革教学的手段和方法,展现教学的魅力,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提高素质,启发思维,提供了崭新的天地。那么,如何借助网络进行作文教学呢?

    近年来,我国教材建设按照“在统一的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实现多样化”的方针,出现了百花齐放的新局面,多套语文教材各具特色。但是,在整体构思、选材、注解、练习诸方面还有许多不足,还有待以叶老的教材编辑思想的指导,进一步革新和改进。

    年初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先生曾抨击社会上的“唯名校”现象——— “小学而要名校,中学而要名校……一路名校‘分数驱动’把学生逼上快车道”,直言“当今社会的心态有些浮躁……追求考高分的名校教育其实最不利于出人才”。而今看来,北京大学不仅未能免俗,且还在对社会上的非理性“唯名校”之风起到助推作用。

    2009年秋季清华大学开始启动“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丘成桐亲自指导“清华学堂数学班”的建设,并担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谈到对数学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丘成桐说:“清华有全国最好的学生,我们希望这批最好的高中生进入清华后,能够好好地在本科阶段培养他们。所以我们在本科成立了这个比较特殊的班级,教授他们扎扎实实的学问。”

    据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介绍,在其设计的这份高考方案中,可以按照学科的特点归为不同的类别,也就是不同的轨道:文史哲可以归为一类,数理化这样的纯粹的基础理科可以归为一类,工商管理专业可以归为一类,而工程技术专业也归为一类。

    说到国学基础,我从小学起就读经书、古文、诗词。对一些重要的经典著作有所涉猎。但是我对哪一部古典,哪一个作家都没有下过死功夫,因为我从来没想成为一个国学家。后来专治其他的学术,浸淫其中,乐不可支。除了尚能背诵几百首诗词和几十篇古文外;除了尚能在最大的宏观上谈一些与国学有关的自谓是大而有当的问题比如天人合一外,自己的国学知识并没有增加。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借用京剧女角词)!我连“国学小师”都不够,遑论“大师”!

    原北川“禹风诗社”诗友危采纯遗孀陈伦秀诵读了《哀思》。大地震夺去了包括危采纯在内的五十五名北川本地诗友的生命,亦让北川羌族文化研究遭受巨大打击。

    解放周末:立足于“人”的教育,应该给他们自由生长的空间。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吉水中学 版权所有

吉水中学
Copyright 2006-2014 www.jxjssz.cn, All Rights Reserved